阅读历史 |

第1967章 羽柴秀吉在行动(1 / 2)

加入书签

柳生宗矩眼前的母亲和那些蠢货的想法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觉得圣人仁义,不会做不符合礼法的事,君子欺之以法是上上之策。

可问题是,圣人仁义,斯波神裔集团里却充满了凶狠的老阴b。

明智光秀那条毒蛇干过些什么,就先不提她了。

做事果断,杀人更果断的前田利益现在还是近畿总大将,近畿斯波领代官,有人想在她眼前搞东搞西,真是活腻味了。

还有那个长袖善舞,脸上永远笑眯眯的前田利家,柴田胜家到死都把她当朋友。

可就是这朋友不阻不拦放羽柴大军过境敦贺郡,围死了本庄城,让柴田胜家只能自焚保留最后的尊严。

至于距离更远的武田信玄,上杉谦信,北条氏政,真田信繁,岛胜猛,伊达政宗,关东那些神裔之母中有一个好人吗?

近畿幕府沉浸在昔日荣光中的幕臣们,她们的思维还停留在政治游戏规则里相互下黑手的时代。

可她们的对手已经变了,不再是同为幕府武家的小绵羊,而是一群从乱世中杀出来的饿狼!

这群饿狼也只有圣人才能驾驭得住,可在某些利益相关的关键时刻,她们连圣人也敢挤翻车。

迎回将军,打断斯波改制革新的节奏,侵犯斯波神裔集团的整体利益,柳生宗矩眼前仿佛已经能看到京都沦为血海的样子。

最后看了眼迷茫的柳生宗严,柳生宗矩起身感叹道。

“母亲,你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那些老办法不再合用,您也不要再去胡思乱想了。

我柳生宗矩承蒙天恩,此生能当圣人鹰犬奔走,已经是柳生家天大的福气。

我们不能再奢求什么,求得越多,死的越快,还请母亲谨记。

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前往多闻山城面圣,就不多陪母亲练剑了。

请母亲多多保重身体,我先告辞了。”

说完,柳生宗矩一边往外走,一边解下身上护具。

门外早有侧近姬武士等待,深深鞠躬接过她递去的护具,紧跟她的脚步离开了剑道馆。

身后柳生宗严望着女儿远去的背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力。

我。。真的老了吗。。还是这个世界变得太快。。变得我已经看不懂了。。

柳生宗矩一番警告打消了母亲的妄念妄动,但其实她心里还是对未来有所期待的。

风险和收益是对等的,风险越大,收益越大。

暗行御史改革的确麻烦,京都幕府那些暗潮汹涌更让人头疼。

可只要摆平了这些事,坐稳斯波天下特务头子的位置,柳生家在未来的斯波天下就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特生态位。

大目付虽然地位不高,但却是最高权力者的亲信,柳生宗矩如果能坐稳这个位置,柳生家至少有百年富贵可以期待。

———

斯波家中纷纷扰扰,羽柴秀吉却抓住了这个机会征讨四国九州。

早在冬天时候,羽柴秀吉便亲自坐镇播磨国姬路城,剑指隔海相望的四国岛。

开春之后,她派遣妹妹羽柴秀长为总大将,联合毛利家讨伐已有席卷四国之势的长宗我部家。

而远在九州南部的岛津家也是家业蒸蒸日上,逼得九州北部的大友家病急乱投医,分别向斯波织田两家霸主递上求援书。

斯波义银正在内部整合,自然顾不上九州岛,即便有余力,心怀天朝的他也不会和羽柴秀吉争抢九州岛的主导权,意欲驱狼吞虎。

可羽柴秀吉并不知道这一点,拿到大友家求援信的羽柴秀吉如获至宝,唯恐圣人干预,立即抢先回应了大友家。

尚未征服四国的她已然开始谋划九州岛,亲笔写下九州无事令,要求岛津家停下扩张的脚步。

岛津家势正盛,岂肯被一纸书信捆住手脚,自然把羽柴秀吉的命令视为耳旁风,这正中羽柴秀吉下怀,给了她征伐九州的正当理由。

于是乎,羽柴秀吉在姬路城忙得四脚朝天,筹集物资准备征伐四国九州事宜,眼看就要忙到入夏。

而她磨刀霍霍准备宰四国九州肥羊的同时,却始终不敢松懈自己背后,总有一只眼睛回头盯着因为改制革新而混乱的斯波家。

———

姬路城,居馆。

羽柴秀吉放下纸笔,伸了个懒腰,虽然身材娇小依旧,但此刻的她却没有了曾经的谨慎畏缩,从容又自信。

攻灭柴田胜家,拿下织田信包,降服德川家康,再加上战死的池田恒兴,病逝的丹羽长秀。

此时的织田家中,已经没有人能制衡羽柴秀吉,大权在握的她举手投足之间已然有上位者的气质。

而在她身前埋头做小的黑田孝高,却从羽柴秀吉的动作之间隐隐看出了一丝端倪,那是刻意模仿织田信长的感觉。

也许在这位主君的心里,并不像她表现出得那么从容不迫,她依然在追随着织田信长的脚步,拙劣模仿着织田信长的气度。

“所以说,足利义昭要回返京都了?”

羽柴秀吉的问话打断了黑田孝高的思绪,她下意识弯腰鞠躬道。

“嗨,听说幕府的使者已经到了公方大人的驻跸地鞆,受到了隆重的接待。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