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壹九回 破釜沉舟生死际 以身伺蛊道婆惊(1 / 2)

加入书签

无尽的漆黑之中,只有马道婆那惊慌失措的声音:“快停下!你疯了!”

贾兰眼里一派决绝的眼神,嘴角噙着冷冰冰的笑意,隔着层层的漆黑望着对方:“你擅长蛊术,懂得养蛊,我也可以自身为炉用来养蛊!

都是养蛊!就看你我谁的法子高明!”

导引术的动作连绵不断的运转,血腥之气化作丝丝缕缕,浸入贾兰的身体。

难受,相当的难受。

贾兰感觉整个人异常难受,像晕船那样,头疼、恶心。

那股血气又腥又臭,登时就引动口腔与肠胃的连带反应,那股翻腾感,对贾兰这种爱好清淡饮食的人而言尤其难以忍受,以致连动作都稍微有些走形。

或许是察觉到了机会,血影也加大了吸收血气的力度,不断地通过各种嘶吼、尖叫等声音,甚至还掀起阵阵如海市蜃楼般的幻象,如走马灯似的在贾兰眼前滚动播放着,试图干扰贾兰的神智。

从前的信息爆炸的时代,贾兰看过不少有关蛊术的故事,特别在各种文学以及游戏之中,它们各有各的特点,但有一项它们是共通的。

他们都大大地低估了蛊术。

在贾兰看来,蛊术就是十足十的万金油,能攻能守,能迷幻,能治疗,能下各种的陷阱,蛊术可谓包罗万象,甚至还有大范围的攻击手段。

古代历史上,就曾经出现过一场绵延数省的大疫,医书记载:“病发之时,腹内热闷,胸胁支满,舌本胀强,不喜言语,身体恒痛,又心肺似如虫行,颜色赤,唇口干燥,经年不治,肝鬲烂而死。”

时人称这为“蛊病”,直到红星照耀了神州大地,人们才知道这种病应该叫“血吸虫症”。

现在,贾兰所面对的便是蛊术之中幻术的部分。

归根到底,幻术就是精神力的较量,通过虚而不实,假而似真的方式向对象施展精神上的攻击。

血影使出的幻术比起半年多前马道婆那种仅仅依靠光线的心理暗示无疑高出了几个等级。

贾兰眼前漆黑的空间之中泛起一阵水雾般的光芒,黛玉、凤姐、晴雯、可卿等人次第走出,她们几乎以假乱真了,一颦一笑与往常无异。

她们步履婀娜地走来,围绕在贾兰身边,一双双柔荑交错伸了过来。

知道这些都是假象,贾兰不停在意念中诵念着《北斗经》,强忍着反胃的感觉活动着身体运转导引术。

见幻术没有起效,漆黑中一阵呼呼的声音,贾兰眼中诸女气质登时就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们依旧容颜秀丽,但脸上全涂上了浓妆艳抹,嘴里说着魅惑的话,手里的动作更是教人血脉偾张。

秦可卿媚态尽显,晴雯化作美女蛇,水蛇腰风流灵巧地缠了上来,林黛玉化作红唇烈焰,配着如凝脂般的肌肤,更增一分魅力,她整个人滚烫地贴到贾兰身上,瞬间让他呼吸有些紊乱。

【幻象,都是幻象!】

贾兰不断在脑海里告诫自己,然而黛玉所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过强烈。

他现在就感觉一团棉花堵在了肺里,喘不上气,一种不好的直觉涌上心头。

不是人有欲望,而是人即欲望。

一切心理活动,皆由潜意识的冲动,在美色面前,没有不动心的男人,只有自制力好的男人。

然而黛玉就是他的死穴,贾兰一切的自律与自制在黛玉面前都会化作纸糊的堤岸,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

“兰哥儿?兰哥儿!兰哥儿!?”

一个声音回荡在贾兰脑海中,这把声音像朋友的开导,像春燕在呢喃,像腊梅的芬芳,如幽山般使人安宁,一下子将贾兰从混乱的思绪之中拉了回来。

“呼!”贾兰喘着粗气,环视了一眼四周死一般的黑暗,咬着牙重新活动起僵硬的身体,再度施展开导引术来。

“可卿,谢谢!”动静之间贾兰也没有忘记感谢。

秦可卿那一如既往的清脆声音响起:“兰哥儿不客气……”

不过贾兰有些错觉,好像秦可卿此刻情绪有一丝丝的波动,可这样些微的异样他也已经无暇兼顾了,此刻他正全心全意地应付着对方此起彼伏的幻象。

也许是刚刚已经挣脱了一次,再次身处诸女的环抱之中的感觉比之前轻松了些许,贾兰也终于腾出手来处理吸入自己身体之中的血腥之气。

除了之前所述的各种恶心,冷静下来的贾兰察觉到了一点,之前他破釜沉舟的决定或许并不是痴心妄想。

这股对方亟需的,甚至不惜施展幻术与自己争夺的血腥之气……

或许自己真的可以化为己用!

既然如此……贾兰收敛住情绪,无视了眼前的各种旖旎幻象,心里大声持诵《北斗经》。

他的身体渐渐冒出一阵闪烁着的光辉,层层叠叠地套在贾兰身上,越发明亮。

四周纠缠不已的幻象被这道光芒一下消融。

抓住这个机会,贾兰观想自己,引动北斗之力混入此前所吸收的血腥之气当中,一瞬间口中感觉奇苦难当,像是满满一杯的苦汁正流入咽喉,一股腥极苦极的气息融入丹田之中,化作一缕缕极小的灵气。

真的有用!贾兰满心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