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出京巡视,少杀一点(1 / 3)

加入书签

赵骏与王安石一番畅谈,不仅王安石收获颇丰,他也同样如此。

因为在思想教育之后,赵骏就询问王安石,问他在地方上有没有发现什么弊端,本州治理如何?

虽然王安石只是一地知州,歙州当地的情况也并不代表全国都是这样。

但有些东西是通用的。

比如老生常谈的贪官污吏问题,黑恶势力问题等等。

有一句话说得好。

当你在家里发现一只蟑螂的时候,这就意味着家里可能已经有一个蟑螂窝,甚至不止一个。

打击贪腐,扫黑除恶这种事情,显然不能等到家里满是蟑螂的时候。

所以赵骏时时刻刻在关注。

王安石便一一如实向赵骏禀报。

托赵骏对于监管方面的重视,有皇城司、御史台、上级部门等多方协同监督,官员贪腐和滥用职权的问题好了很多。

再加上朝廷分了地方官员的大权,细分职责,以至于现在很难再出现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

但虽然各类官员贪腐的情况大幅减少,可基层吏员依旧是个尾大不掉的问题。

官员的任期只有三年,第一年上来之后要了解全县、全州的情况,深入摸底排查本地有什么事情。

第二年开始施政。

等政策施行到一半,第三年就得卷铺盖走人。

这就导致县衙和州府官员,还是非常需要依赖基层吏员,使得基层吏员的权力还是非常大。

哪怕朝廷给他们开工资,开吏科让他们有上进空间,但能考上岸的终究是少数,大多数吏员根本考不上,甚至都没资格参加吏考。

因此在刚开始施行吏员改革的新政稍微消停一阵后,最近这些年基层吏员故态复萌,欺压百姓,收受贿赂的不在少数。

特别是县衙的衙役,如今都归为警察部管,基层衙役蛮横无礼、索取商贩保护费、殴打欺凌百姓的情况很多。

王安石在歙州就发现各县普遍存在这样的情况,为此严惩了很多基层官吏,可也不能完全杜绝。

听到王安石的话,赵骏觉得很有建树性。

其实最近这些年也不乏有一些官员上书,表示希望朝廷能改一改任期的问题。

只是赵骏以前防天下官员贪污腐败,滥用职权的事情防得太严厉,在任期、监督、职权上不断做文章,反而过于束缚官员手脚。

现在想来,也确实要考虑和斟酌一下给官员松松绳,解解绑,让他们能施展拳脚才干的问题。

不过具体方案的完善,还是要等赵骏下基层调研结束再说。

到时候收集全国各地的问题和现象,统一进行分析和研究,针对性总结出方案,就能够实施新一轮的新政。

三月上旬,已是暮春,春意盎然,从阳历来说,已经是四月份,春暖花开,气温适宜。

在汴梁一片繁华似景当中,赵骏的出行也正式提上了日程。

相比于上次浩浩荡荡带着一千多大军,并且随时能调动天下厢军,这次动静小了许多,只带了三百多人。

然而战斗力却天壤之别。

因为这三百多人全副武装,都是清一色的最新式撞针步枪,腰间还别着手枪。

由于是去年最新研发出来的武器装备,连禁军都还没有大面积淘汰更换,所以这三百人的战斗力,堪比不带火炮的一两千火枪手。

至于冷兵器敌人,来一万人都是白给。

三月六日清晨时分,赵骏先去了一趟皇宫跟赵祯道别。

虽然昨天崇政殿开会的时候就道别过一次,可赵祯还是有些不放心。

道别的内容也无非两点,一是早去早回,二是注意安全。

赵祯如今也39岁快40岁了,像个中年妇女一样念念碎,让赵骏一开始只觉得有些烦,但还是耐着性子听完,随后才以天色不早了为借口离开。

之后回家时,妻子也已经把要带的衣物打包后,装上马车的时候,亦是如赵祯那样,絮絮叨叨没完。

赵骏这才意识到了什么。

恍惚间想起了当年自己北上求学,临行时母亲的念叨,然后又想起了赵祯的话,就不免沉默下来,心里便只剩下感动。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临到35岁的年纪,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絮絮叨叨。

只有真正关心你,爱护你的人,才会如此不厌其烦,担心你的安全。

赵祯这個旁支祖先,比他的亲祖宗还要在乎自己。

“夫君,早去早回。”

新修的清泰街外,赵家府邸,曹苗芯带着儿女把赵骏送到了门外。

外面有大批车马等候。

江大郎、黄三郎等贴身保镖站在马车一侧。

“嗯。”

赵骏点点头,摸了摸赵昙和赵清韵的脑袋瓜,吩咐道:“在家要听母亲的话知道吗?”

“知道了,父亲。”

二人老老实实地应下,哪怕他们怕母亲远胜过怕父亲。

“我走了。”

赵骏跟曹苗芯道别,随后转身上了马车。

母子三人就站在门口,看着大部队徐徐离开,直到马车消失在街角才回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